追蹤
旅行有一百種樣子
關於部落格
或快或慢,或急或緩,記住每個當下腳步的重量。
天有點藍,風有點涼。靜靜坐著,等一杯茶涼,等一塊餅熟。一起嬉鬧開心過生活。



  • 249110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蜂巢城市

        似乎一直以來對於書寫城市的文章甚感興趣,從卡爾維諾的《看不見的城市》,到村上春樹那些總是描寫埋藏於都市井巷中的小人物,蒼白或繁華的都市節奏,總讓我在閱讀中彷彿嗅到了什麼、捕抓到到了什麼,迷人異常。


       二十世紀初的這些敏感又堅強脆弱的歐洲作家,德國的班雅明、捷克的卡夫卡、葡萄牙的貝索亞、法國的普魯斯 特、日本的夏目漱石,他們各自以清明的領悟力和描寫能力,記錄著一次大戰後社會的衰敗、文明摧毀後的頹圮和復興。那麼多的無可奈何,但又是無比真實的現實。



       吳明益這篇序說得真好,其中一段提到班雅明所寫的「電話」,非常有意思。他是這麼說的。


      
在班雅明的思考中有一種情形,思想的存在就是語言的本質,而它透過事物來傳遞自身。舉例來 說,我們用語言解釋電話的發明與存在的意義,是為了兩地人們的溝通,這時候語言成了解釋電話存在的中介。但人們用聲音來溝通、訴說情感的慾望事實上是先於 電話而存在的,因此當我們讀到《柏林童年》裡的「電話機」的時候,與其說是班雅明要向讀者傳遞、解釋他所知道的電話的意義,也不妨說是意義的本身,透過 「電話」這個「物」為媒介,讓班雅明的文字,能呈現出電話背後那個「本質」:那些人與人的對話、溝通、爭執與傾訴。

  因此在他的筆下,「電話機成為年輕人寂寞中的安慰。不再有希望、想要告別這個惡劣世界的人,電話帶給他們最後一絲希望的光芒。被離棄的人與它分享床 褥。」而當電話響起時,他好不容易說服自己,「為結束那急促難忍的鈴聲而摸索著穿過暗黑的過道,拿下那兩個像啞鈴那麼重的聽筒,將頭埋進去時,我便毫無選 擇地只能聽任話筒裡那個聲音的擺佈了。」


           當我們一直以為利用電話、手機通訊是科技進步的便利,但班雅明卻在那個電話剛流行不久的年代看出了電話所帶來的疏離與溝通瓶頸。電話是進步方便的,但電話所區隔開的是一種寂寞與安慰、召喚與被召喚。看似我們都藉由科技進步,縮短了具體的距離,但在某個方面說來,電話溝通的效能真的有比見面促膝長談更溫暖嗎?看似在談一個現代化的科技產物現象:電話,但班雅明在論述的其實是一個更深刻的哲學主題,語言的本質,情感存在的必要。這和電話科技能發展到什麼精湛技術,一點兒關聯都沒有。



           最近老在電視上看到美國手機ATMT廣告,大肆推銷他們的4G智慧型手機服務。廣告很有創意,但我覺得卻有某種威脅意味。廣告是這樣的,一個爸爸坐在餐桌拿著手機上網,因為速度過慢,使得他無法正常打開網頁看到影片,他隨手就把手機摔在桌上。餐桌旁坐在高腳椅上只有一歲的小女孩,抬頭看了他老爸一眼,有樣學樣的也用力敲了桌子一下。廣告鏡頭隨著音樂快速遞轉,小女孩長大了,開始在學校摔椅子、和同學打架,交了流里流氣的男友、玩搖滾樂、摔吉他。和樂團痞子樣的男友結婚,生了小娃,小娃也是紮著流蘇坐在當年她媽坐的餐桌高腳椅上摔碗盤。廣告最後一幕,停在那個已經成為阿公的男子手上,黑色字幕打著:如果你的手機上網速度快一些,是不是就不會這樣??令人莞爾的創意,但卻也讓人感受到一種無聲的控訴。最近美國好幾個手機通訊公司所推出的廣告都是這樣,主題都是希望大眾申請頻寬升級,如此一來生活會便利許多。看著電視的我不禁納悶,我們真的需要人手一隻智慧型手機嗎?即便真的有,每個月有需要花上美金五十塊(台幣一千五)申請速度這麼快的頻寬嗎?除了開車、吃飯之外,我們不也是在工作和家裡都掛在電腦前面嗎?也許有生意往來的商人需要,也許工作上需要即時互動的人需要,但一直鼓舞大家試辦高費率的手機上網,是一種生意手法,也是一種焦慮吧,似乎在訴說著,如果你不這麼做就退流行了。




      班雅明在《說故事的人》中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我們是不是可以說,所有有意義的生命、作品、行動,從來只是 這生命、作品、行動的主人的存在中,一個最平凡的、最易消失的、最感傷和最虛弱的時刻的平靜發展呢?普魯斯特曾在一段著名的文字裡,描寫了這個專屬於他的 時刻,但他寫作的方式,又使得所有的人都可以在自己的生命中找到這樣的時刻。或說他作得雖不中亦不遠,而且我們可以把這個時刻命名為日常的片刻。……透過 回憶的光輝,他也為他思想的蜂群建造了一個蜂巢。」




      我們每個人都在每一次的閱讀中尋找意義,不管是書本閱讀、電影閱讀、電視閱讀,我們都在那些文字和影像中尋找感動自己的片刻,屬於自己的時刻。有角色代換、有情感停格,那些片刻之所以會產生力量,我想就是藝術的洗滌作用吧。就像前幾天觀看的25週年版「歌劇魅影」一樣,醜陋、妒忌、猜疑、自私,每個人性面都被輕輕的碰觸到了。不以苛刻的語調批評,只是淡淡提到又略過。看似以愛情為主題的故事,讓人覺得悲涼寂寞,哀嘆的不是愛情,而是人性。但我仍然願意深深相信光明和幸福,這是藝術洗滌過的清暢與信任,信賴宇宙具有無上的純真與豐厚,無比慷慨的給予我們。



  班雅明新書  柏林童年   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56502119891


  吳明益序     http://stn.eslite.com/Article.aspx?id=1690&page=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