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旅行有一百種樣子
關於部落格
或快或慢,或急或緩,記住每個當下腳步的重量。
天有點藍,風有點涼。靜靜坐著,等一杯茶涼,等一塊餅熟。一起嬉鬧開心過生活。



  • 248072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牆和界線:費城歸來有感

        之前在New Mexico 時,遇到許多熱情和友善的美國人和美籍墨西哥人,在他們友善態度中,Rita 絲毫不覺得有什麼種族歧視的感覺。之後到Texas 時,德州人比較豪氣,大塊頭的樣子、大口吃肉、大口喝啤酒,雖說崇尚騎馬、牧場、農場之樂趣,沒有比較細膩的表演文化,但他們予人的感覺是熱情,即便有時遇到不熱情的人,最多也只是漠然。這是大都市一定都會有的疏離關係,人與人之間維持某種距離,無可厚非,我也很習慣。第一次意識到都市生活中的種族歧視或者有形無形的界線、牆面之隔,是上回在紐約的時候。不同區段的地鐵風景迥然不同,不同地段的房舍建築、人種、穿著,也各有其意義象徵。這經驗對於從小在台灣長大的我,有點過於震撼與難以想像。也不是沒有閱讀過馬克斯談論關於社會、經濟如何影響階級的說法,也不是不懂法國社會學家布迪厄所說的:社會結構是如何被那些實際和虛構的社會權力所宰制與控制。我不是一向也很習慣用那些名詞「場域」、「資本」、「位置」、「權力」來解釋我處理的作品或時代,但當這些從「理性邏輯」的研究領域落實在實際生活的「情感與情緒」層面時,老實說,對於那些有意無意、自然形成,區分不同人種生活方式的意識型態,我很不喜歡。尤其是當我看到那些對我所投射出的眼神,更讓我非常不舒服。





        這次的費城之行,是因為左熊在那兒有個為時三天的研討會要參加,去年他獨自過去,今年他覺得可以趁這機會帶我過去逛逛歷史古城,所以我便跟著去了。除了以前在台灣參加研討會,這是我來美國第一次接近所謂研討會場地。與會人士男生大多是西裝,女生則是套裝,研討會場也極為正式。左熊在聽研討會時,我便自己拿著地圖在旅館和市中心的主要景點閒晃,還好只是兩條非常好認的主要幹道,所以幾天下來我倒也沒迷路。一個人閒晃時,有時我會坐在公園或者端著飲料坐在椅子上曬太陽、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或者坐在飯店大廳觀察那些提著公事包、穿著西裝來開會的人。有好幾次我都覺得接收到不是很友善的眼光,不是熱情,也不是漠然,而是一種參雜著不屑、怪異、甚或鄙視的眼神,透露著你什麼都不是的意思,you are nothing。剛開始我以為是我過於敏感或想太多,有時候我會轉頭問左熊說剛剛某某那個人看我們的眼神就是飄過去,像沒看到一樣,左熊說是啊,很多人都這樣。在他工作的地方有很友善的人,也有類似這樣不友善的人。他們不會特意說出什麼或表達什麼惡意,但從那些冷淡與漠然的態度中,你會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大概是太嫩了,一直會被這種眼神和態度卡住。左熊說就不要理他就好了,他們又沒有直接影響到我,也沒有敵意或惡意,只是某種態度;程度也還不至於算是種族歧視,但就是讓我不舒服呀。也或許本來就是學文學出身的,敏感或善於補抓空氣中那種還沒形成、或快要形成某些什麼的能力,我們最擅長了;所以我並不覺得我沒有被影響到,我已經被影響到了,而且正中紅心。  或許是我接收的能力太強,或者保護自己磁場的能力太弱,但這些眼神的確會讓我反省起過去十年來我受的教育、所讀過的那些知識。我當然也知道一個多元社會什麼人都有,有些能力很強的人仍舊很謙卑,在他們眼中並沒有這些高低強弱之別;但不可否認,擁有這些開放心胸的人並沒有那麼多,社會上大部分的只是不說,但心中那條界線還是涇渭分明。我也會反省我自己在台灣時,若是看到和我們不一樣的外來族群,我的想法和感受又是如何?




       剛好讀到聯合文學五月期波蘭女作家   奧爾嘉.朵卡萩(Olga Tokarczuk) 文章,特別有感觸。她說在共產主義國家是不能隨時出國的,旅行的意義不在玩樂,而是打開一扇瞭解世界、進入世界的窗。當東歐開始加入歐盟,國家和國家的實際國界消失之後,她彷佛感覺到「世界的某個部分真的對他們敞開懷抱了」。我們可以自由的旅行、流動、像游牧民族一樣變換居住的地方與國家,旅行對我們來說開始有了放鬆、追逐夢想的意義。當「世界呈現成開放的樣子,隨時準備好讓我們的攝影機、錄像機、報導和旅遊日記去探索,我們其實在很多時候撒下了謊言,扭曲了事實的真相。最令人沉痛的是,如果是談到自由的這一部分──人與人之間的國界依然存在,並且越來越深。是的,我覺得那個無形和有形的界線依舊存在,說是一面隱形的牆也罷,隔在每個族群之間。當然我可以努力把自己鍛鍊好,不受這些眼神和態度的影響,但是,重點是,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地沒有高低強弱之別,眾生平等呢?或許,很多人覺得我在鑽牛角尖,根本不會有平等的一天,但月亮天秤座的我對於那種隱藏在實際生活結構之下的那種隱形、但又發揮強大力量的軟霸權,非常不能忍受。與其說是憤怒,還不如說是哀傷。





         最初也許是實體的國界和城牆,最終或許是面看不見的心牆。這是第一次我不以理性所學的那些社會理論去理解世界,而是親自以肉身和情感相擊。也許是個好機會讓我去摸索與理解作品文學之外的真實世界,盡頭是什麼我不知道,只能去逼近它了。














  PS 有興趣的人可以讀讀 奧爾嘉.朵卡萩的文章,非常有意思。




  奧爾嘉.朵卡萩◎自由       http://city.udn.com/78/4624128


   
  奧爾嘉.朵卡萩◎旅遊症候群    
http://mag.udn.com/mag/newsstand/storypage.jsp?f_ART_ID=304626
        



奧爾嘉.朵卡萩◎蘑菇 
   http://cutemature-read.blogspot.com/2011/01/olga-tokarczuk.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